色赌博
官方微信 手機客戶端
萊州論壇APP
查看: 178|回復: 0

[歷史故事] 斧山《光州刺史宇文公碑》考釋

[復制鏈接]
     

該用戶從未簽到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1-5 22:04:3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登錄萊州論壇APP注冊會員,瀏覽更多更全的內容,享用更多的會員功能。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注冊會員

x
斧山《光州刺史宇文公碑》考釋
      -呂茂東
斧山,又名福山,在萊州城西北三公里,西與粉子山相連,今統稱為粉子山。
斧山峰嶺高峻,北臨滄海,南望岱岳,為一邦觀勝地。北魏太和十九年(495),崔挺任光州刺史,欲于絕頂營建觀宇。故老曰:“此嶺秋夏之際,常有暴雨迅風,巖石盡落,相傳是龍道,恐此觀不可久立。”崔挺曰:“人神相去,何遠之有?虬龍倏忽,豈唯一路乎?”遂營建而成。崔挺在任六年間,果然沒有風雨災異。民眾認為是崔挺善化所感。崔挺善書,任太學博士時,馮太后追封其父馮朗為燕王,立廟長安,選崔挺書碑,碑成賜爵泰昌子。崔挺建觀宇于斧山,必有題字或是題記。景明元年(500),崔挺卸任后,觀宇為風暴所毀,殊為可惜。正始年中(505),王諒任光州刺史,再建,又毀,終莫能立。后來,王諒被劾免官。永平三年(510),鄭道昭任光州刺史,在城南云峰山上營造了《鄭文公碑》。
《掖縣全志》載,斧山舊有《光州刺史宇文公碑》。碑文曰:“光州刺史宇文公撫育邊民恩同赤子治方清美甚文化之化樂過于老弱相建造碑銘注記。”又載,碑文“可識者三十八字,其下及西偏別有刻字甚夥,皆細淺不可辨,中隱隱有‘大都督’字。按:宇文公名不傳,石刻亦無年代,以官考之,當在北朝及隋初之時,

(1)《魏書·卷五十七·列傳第四十五·崔挺》
若仁壽中字,文愷時不名光州。”
根據《掖縣全志》的記載,碑乃刻于斧山摩崖石壁,經查,今已蕩然無存。
今訪邱學才先生,其珍藏有《光州刺史宇文公碑》拓片(見附圖),字與《掖縣全志》所載相同。唯“銘”下一字,尚有殘跡可辨,是一“方”字,說明拓片早于《掖縣全志》。今試補缺字,碑文或曰:“光州刺史宇文公,撫育邊民,恩同赤子,治方清美,(德)甚文王之化,樂過于(周),老弱相□(攜),故(仰)山(營)建,造碑銘□(方)。注記。”“注記”二字,當是碑下銘文和西偏銘文的標題。
今考,碑中的宇文公即宇文愷,《隋書》有傳。宇文愷(555—612)字安樂,本朔方(治今陜西白城子)人,遷居長安。父宇文貴,北周時官大司空、大司徒,封許國公。愷是北周功臣之子,三歲賜爵雙泉伯,七歲進封安平郡公。其家世代武將,諸兄皆習弓馬,愷獨好學,博覽群書。隋文帝滅北周,誅宇文氏,愷初也在被殺之列,因其家與北周皇室有別,愷兄忻有功于隋,幸而得免。愷多技藝,有巧思,精通規劃建筑,隋文帝時出任營新都副監,興建了大興城(今陜西西安),規劃設計皆出其手。又開鑿廣通渠,決渭水于黃河,以通漕運。隋煬帝時建東都,改任東都副監,轉升將作大匠,規劃東都建筑,按煬帝所好,窮極壯麗,拜為工部尚書,后以渡遼功,晉位光祿大夫。
《隋書》載,宇文愷在隋文帝時“拜萊州刺史,甚有能名。”

(2)《掖縣全志·卷二·古跡》。仁壽,隋文帝公元601年至604年年號。
(3)《隋書·卷六十八·列傳第三十三·宇文愷》
“甚有能名”與萊州吏民頌其德政正合。《隋書》載宇文愷任萊州刺史,
碑文曰宇文公為光州刺史,碑與史書不合,《掖縣全志》因此而不能確定碑的主人與年代。
光州是北魏獻文帝皇興四年(470)析青州東部而置,治所設在掖縣。西魏、北周時,沿用北魏建制,仍稱光州。隋滅北周,于開皇五年(585)改光州為萊州。碑稱宇文公為光州刺史,《隋書》載宇文愷為萊州刺史,可知隋改光州為萊州,是在宇文愷任光州刺史期間,故宇文愷先稱光州刺史,又改稱萊州刺史。萊州之稱,也由此而始。碑中的宇文公即是宇文愷。
《北史》載,宇文愷的父親宇文貴,北魏孝武帝時,“入為武衛將軍,閣內大都督”,宿衛宮廷。《掖縣全志》載,碑下及西偏,別有許多刻字,皆細淺不可辨認,其中隱隱有‘大都督’字。這些“注記”的字,當是宇文愷的家世,“大都督”與宇文貴在北魏時的任職正合。
《光州刺史宇文公碑》是光州吏民為宇文愷刊的德政碑。從“光州”之稱來看,碑當刊于宇文愷任光州刺史之時,也即開皇五年(585)隋改光州為萊州之前。
萊州城南云峰山上有北魏《鄭文公碑》,城西斧山有隋初《光州刺史宇文公碑》,雖都系德政之碑,性質卻迥然不同。《鄭文公碑》是鄭道昭任光州刺史時為其父鄭羲改謚正名而刊,碑文多偽辭諛語。《光州刺史宇文公碑》是光州吏民為頌揚宇文愷德政而刊,表達的是民意

(4)《隋書·卷三十·志第二十五·地理中》:“東萊郡,舊置光州,開皇五年改曰萊州。”
(5)《隋書·卷六十八·列傳第三十三·宇文愷》
眾聲。《鄭文公碑》以書法為貴,《光州刺史宇文公碑》以史實為勝,
二碑各有千秋。
《光州刺史宇文公碑》比《鄭文公碑》晚七十多年,字為正書,“光”、“州”、“刺”、“史”等字,可見《鄭文公碑》正書遺風。萊州人對《鄭文公碑》書法藝術的傳承由此可見一斑。
康有為將《光州刺史宇文公碑銘》列為購碑目錄,載入其《廣藝舟雙楫》(6),但康有為誤以為是北周之碑。碑文舊無著錄,今連同邱學才先生所藏碑文拓本,一并作記,以補書史之缺。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會員

本版積分規則

萊州論壇手機APP
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色赌博 青海快3和值表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六场半全场对阵 pk10五码循环买法 新时时分析 一分时时彩有官网吗 163老时时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网上 山东时时计划软件 游戏上下分代理违法吗